起这网文的名字,只是因为她名字中带有一个云字,暂且称她云姐吧,这是最近的事情,所以记忆还算清晰,就先从她说起。

  跟她认识是很多年前的一个QQ群活动吃饭聚会,那时还没微信陌陌之类的,约炮神器网易聊天室也刚刚关闭。QQ成了我最经常光顾的地方。

  从群里互相加了好友,有事没事会聊两句。女人么,总是要装装的,就像成龙大哥说的,一开始我是拒绝的。

  但是慢慢的云姐放下防备,就会跟你说她的烦心事,她的家庭孩子老人,她的情色秘密,于是知道了她跟老公两地分居,毎毎个多月老公才回来,短暂停留数天又走了,知道了她乳头敏感,喜欢男人吃奶,喜欢坐在上面夹男人。

  因为云姐跟老公两地分居,她又要照顾孩子高考,所以一直没时间,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着。

  最后水到渠成是一个周末,她孩子白天春游晚上补课,一番网上文字的彼此勾引,几张她早上出浴后的芙蓉艳照,再也按捺不住那颗骚动的心,郎有情妾有意,于是顺利的约到酒店。

  本狼早就迫不及待,直接退去云姐的衣衫,一番湿吻,能够让你湿吻舌战的女人,内心已经认定你是她喜欢的类型了。

  吻她的时候她呼吸开始急促起来,身子不自觉的扭动,两腿夹得很紧搓来搓去。

  当然了我的手也不老实,顺着她的身子全身游走,云姐虽年过四十,皮肤却是水一样的滑爽,摸上去有点湿湿滑滑的,让我大感意外,乳房柔软,里面也没有硬块,即便用力的捏,也会感觉里面的脂肪会随着力道在手里游走,真是舒服!

  我放开她的嘴唇,抬起身子慢慢欣赏她的酮体,她将近一米七的身高,体重也有130几斤,白,而且看不出毛孔和汗毛。真是和一朵白云一样,在床上是又白又大的存在。

  可能是遗传的原因,云姐骨架大,上身有点魁梧,因为减肥,原本很大的乳房有点下垂了,腿不粗,直而且结实,脱衣服时我都有点翻不动她了。

  她的乳头很大却很粉,单看乳头一点不像不惑之年,她说1年多没碰过男人了,也不知道真假。因为经常运动的原因,屁股紧而且结实,我碰她时候就她就忍不住会夹紧,硬的像能夹断你的手。

  我低下头,开始吸她的乳头,看上去粉嫩的颜色,含在嘴里有点沙沙的像桑葚,对,就是这样的口感,因为乳头有些不平整的。抓着一只,含着一只,放在嘴里一紧一松的吸着,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样。

  另一只手伸到她两腿之间,她也配合的微微张开,毛茸茸的洞里轻轻的剥开两片肉唇,手指划上了阴蒂,不大,有点软,水还不是很多,用手指从洞里掏了一下,蘸点洞里的水润滑着阴蒂,再轻轻的上下摩挲着。

  我慢慢的玩味着,想像着那个粉豆的样子,心里无比的春情荡漾,鸡巴也开始有了反应,涨了起来。

  我说:「帮我也吸吸吧。」

  云姐点点头,翻身上来,手扶正鸡巴,看了看说:「还挺乾净的。」说着就含在嘴里轻轻的舌头舔着,吞进去,吐出来,把龟头贴在舌头和嘴的腔壁,牙齿整齐,很少碰到敏感的龟头,那种感觉,纵享丝滑啊。

  云姐:「我的舌工还行吗?」

  我:「不错啊,相当不错,这是跟谁练得呢?」云姐:「嘻嘻,以前和男人练的啊。」她这么一说,瞬间脑补了她跟别的男人云雨之图。鸡鸡更是在她嘴里硬了几分,再也忍受不了,把云姐推到床上,对着那个也许被多人操过的骚逼提枪上马,居然塞不进去,倒不是洞有多紧,是她的腿太硬了掰不动,我苦笑着说你放松点呢,我都干不动你,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,「不好意思啊!」这才把腿分开。

  刚进去,有点乾涩,她却好像十分冲动,阴道开始夹我,屁股也用力的紧绷,感觉还没有顶到底就被她的肉浪给挤压出来,再往前顶,再被挤出来,如此几个回合,我居然有点力不从心了。

  「还是我来吧。」云姐说。

  我心领神会,坐在床上,上身依靠床头,云姐一手挽住垂下的长发,却一头紮到我的裆里,含住鸡鸡来回的套弄了几下,我拿出准备好的套套,三下两下带好,她这才跨到我身上,扶住龟头,慢慢的坐了下去,抬起头闭上眼睛,微微的后仰,开始在我身上磨豆浆,我赶忙揽住她的腰,又怎能任由两只吊钟大乳在我眼前肆虐?

  一口含住吃了起来,奶子里面有点空,不是很饱满,感觉不太舒服,就用两只手套住乳房的根部往前一挤,奇迹出现了,血液和乳房里的肉都被挤到顶部,奶子一下子暴涨,前面说的粉红的乳晕,也变得饱满鲜亮,就跟少女的乳房一样,看到这样的奶,我一下子冲动起来。就这么两手捏住奶子,边看边吃。

  云姐也兴奋起来,翘臀剧烈的在我身上摩擦,放下奶,我用两手环抱着云姐的臀,又大又硬,她在紧紧的夹我的鸡鸡,我托住她的大屁股配合着,她不停地抓着自己的奶子,一会又抬头甩一下头发,真的骚的不成样子了。

  就这样,她的下面也变得滑滑的,这时有水出来了。同时,整个人也热了起来,脸上泛起红晕,额头上有了细小的汗珠。

  看到她脸上有了香汗,我舔了一下,有点咸有点女人的脂粉味,她笑着一口含住我的舌头用力的吸着,下面也夹住,松开,夹住,松开,四片肉像是有了魔力,弄得我上下齐爽。

  她嘴里也轻轻的呻吟着:「嗯……喔……舒服……」我:「爽吧,用力夹我,干死我吧。」云姐:「好啊,哦……你舒服吗。」

  我:「舒服,你的逼逼真厉害,又紧又热。」

  云姐:「是吗,你也好厉害,顶到里面去了。噢……噢……快,我要来了,快啊。用力……用力啊……」她的腿更加紧绷起来,上身不停地摇动,疾风骤雨般的几秒钟,奶子甩到我的脸上,这样的奶鞭我甘愿受罚。

  鸡巴在里面舒服的无法言语,终于停了下来,云姐不再说什么,靠在我身上只剩下大口的喘息着的,我轻轻的放倒她,分开两腿,看到那小穴早已阴唇张开,淫水打湿了毛发,也不说什么了,兴致到了极致,直接干,干,干,几十下不停地冲击,龟头舒服到了极致。

  「我要射了!」

  我大叫一声,就像一道闪电从脊柱掠过,直达龟头的酥麻,精液蓬勃而出,一下两下,再来十几下,舒爽的感觉还在,却慢慢的弱了。

  掏空了的鸡鸡也还是硬的,就这么放在里面感觉阴道的跳动,人却软软的趴在一朵云里了